赣榆公安利用公权力搞乱作为

赣榆黑公安,保护黑社会,警匪一家   我于2016年始举报村霸寇站京,寇建军花钱买官,有保护伞欧伟任命,寇建军主持村工作非党员任书记,寇站京为村会计,违背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和党纪,用黑社会取代党支部,贪污腐败的事实,遭到黑社会多次催残报复。 2017年6月13日被寇站京打伤,派出所副所长徐龙经办,不许法医鉴定,只给3000元了事,如不接受什么都不给处理,事后村霸寇站京在村民中炫耀,我下次准备3万元,打他终身残疾。 2017年5月13日我去北京上访被抓进派出所交给寇站京进行私立公堂,对我进行打骂,派出所人员视而不见,任由寇站京横行霸道,试问公安人员的职责是什么,我上访举报贪污腐败有什么错,把我交给被举报人寇站京私立公堂,我上访反腐败竟成了阶下囚,我地方政府官员也喊着扫黑除恶,依法治国,实际充当黑社会的保护伞,搞贼喊捉贼。我被黑社会寇建军打伤,法医鉴定为轻伤二级,保护伞们竟把我关进看守所,硬逼我接受6万元赔偿,不接受,就不放人,我被逼迫签字同意才放人。放出后,保护伞仍还不甘心,又硬逼我签字,撤销伤害案件,如不签还要继续关押,定我诈骗罪。看来党中央英明决策,扫黑除恶,必须深挖保护伞,才能扫黑除恶,如不深挖保护伞,扫黑除恶只是一句口号,保护伞手中有权,能歪曲事实,颠倒黑白,在我村就是这样,黑社会不能除掉,贪污腐败更加厉害。 赣榆区公安分局于 2018年10月16日给徐恒明下达传讯通知书,赣公(墩)传讯字〔2018〕479号到墩尚派出所接受讯问。由区公安人员传讯,不许徐恒明上访,不许随便外出,要随叫随到,否则就继续关押,因给徐恒明定为取保候审。我上访反腐败犯了什么法,为什么不判我的刑。强加涉嫌诈骗关押我就不让继续上访反贪腐。 赣榆公安个别人员利用公权力,保护黑社会,寇建军无故,把我打伤,为轻伤二级伤害,依法应判刑。反而用莫须有罪名关押我,在看守所,就谈不许我上访。个别公安人员到底得到寇建军多少贿赂,贪赃枉法。有损公安形象。 2018年10月18日墩尚派出所,给我发短信手机号为18262796667,你的案子已经移交到检察院了。为什么没有任何手续给我,把我的案子移交到检察院,现在是法治社会,为什么要用手机发短信给我,为什么不给我书面手续?要么有罪判刑,要么无罪恢复清白,让广大媒体网友监督,让社会和公众了解到事情的真相,还是你们公安人员犯法了,还是我犯法了,你们这些公安人员也摸摸自己的良心都到哪里去了?你们贪脏枉法,不主持正义,不保护人民,和黑社会混在一起,警匪一家,人民对这一点很不满意。我上访反贪腐犯了什么法,寇站京对我打骂,私立公堂,寇建军把我打伤为轻伤二级伤害,为什么不治裁凶手,反而把我关进看守所,硬逼我签字同意寇建军赔偿6万元,我不签字不同意,就不放我,依照法律寇建军应判3年有期徒刑,但寇建军仍然干书记,这是什么法律,是哪位公安人员贪脏枉法、徇私舞弊、不作为、乱作为,成为警匪一家。   2018年11月14日,墩尚派出所送我家赣榆区人民检察院传唤证,赣检诉传[2018]612号,徐恒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七条的规定,现通知居住在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墩尚镇河疃村七队的犯罪嫌疑人徐恒明于2018年11月14日14时到达区检察院接受讯问。被传唤人必须持此件报到,无故不到,得以拘传。但传唤证日期为2018年10月19日。 连云港市赣榆区人民检察院告知书,赣检诉诉委辩/申援[2018]898号,徐恒明:我院对徐恒明诈骗、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一案已经收到连云港市赣榆区公安局移送审查起诉的材料。但告知书日期为2018年10月19日。 赣榆区公安局充当黑社会保护伞,整治我上访反腐败,用莫须有的罪名关押我,不许我上访反腐败。是利用公权力进行乱作为,来掩盖充当黑社会保护伞,对这一点我不服,我在网络上揭露了赣榆公安,利用公权力搞乱作为,这就更惹怒了赣榆公安,现赣榆公安又利用检察院来镇压我。说我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我上访被村书记寇建军打伤,法医鉴定为轻伤二级,依法公安应拘留寇建军,判三年有期徒刑,但赣榆公安,贪脏枉法,竟把我受害人关押起来,光谈不许上访,先是说因我欠银行贷款。后把我转看守所,说我借私人钱就是诈骗。赣榆公安应依法保护人民,不能贪脏枉法,充当“保护伞”,借公安权力镇压人民正常上访更不能因受害人不服,来整治受害人,这是对法律践踏。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